阿冷的小书屋
新浪微博
微信
当前位置:阿冷的小书屋网 » 微信

大学演讲系列——科技发达时代的佛法教育(一)

 2011年11月24日晚上 』

主持人致辞:

大家好!我是“内地学生学者联谊会”主席,这次很荣幸地邀请到堪布来到香港科技大学,为我们“杰出学人讲座”献上他非常精彩的思想分享。


今天的主题是“科技发达时代的佛法教育”,是堪布特意为我们选的。下面,请人文学部黄敏浩教授致欢迎辞——

黄敏浩副教授:很荣幸得到邀请来致辞!


本次演讲的主讲人是索达吉堪布。堪布是四川甘孜炉霍人,现任喇荣五明佛学院主管汉僧的大堪布。堪布因深感汉地佛教徒不易接触到真正的藏传佛教,所以一直以来,将大量藏文经论译成汉语,并以窍诀的方式进行传讲。二十多年来,堪布常常讲、常常译,出版的书有一百多本,包括中观、般若、因明、俱舍、戒律等译作,以及讲记、开示等,可谓数量庞大。

近年来,堪布以网络、视频等科技手段传法,并且发起了“启动爱心”的号召,劝勉佛教徒不应漠视身边的可怜人。同时,他本人身体力行,先后建立了小学、养老院等等。

在上世纪90年代,堪布还曾前往世界各地弘法,他去过的地方很多,有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、英国等地。

堪布在清华、北大、人大、复旦、南大以及香港中大、理大等地都做过演讲,今天很荣幸能够邀请到他来我们科大演讲,有请——

 

大家好!很高兴来科技大学与诸位交流。黄教授的介绍中说,我的书有一百多本,但实际上,多数是我的讲课理成了文字;另外的几本,则是我翻译的藏传珍贵论典。

我对自己的书没有信心,但对所译的经论有信心,里面的确蕴含着甚深的意义,很有价值。以前,因为历史原因或者语言隔阂,许多人对藏传佛教不太了解,所以,我就发心翻译了一些藏地著名高僧大德的教言。在翻译中,也许有少量因水平有限所致的错误,但我翻译的态度特别严谨,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我所译的文字中,有一部分是藏传佛教中极为珍贵的密法,很少公开,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住世时开许过才译的,要获得相应的灌顶才能看;还有一些是比较公开的密法,以及汉地难得的显宗经论,也是考虑到或许对后人有利才译的。除此之外的多数文字,是我的平时讲课,个别发心人员整理出来,也就成书了。这里顺便说明一下。

一、科技发达时代的失衡现象

今天的主题是“科技发达时代的佛法教育”,我很喜欢这个题目。因为现在是科技时代,而你们又是科技大学,在此时此地探讨科技与宗教,应该很有意义。否则,越来越发达的科技,如果失去了宗教的引导,那它对人类是有利还是有害,就难说了。

爱因斯坦讲过:“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,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。”我思索以后,这样认为:当科学离开了宗教的引导,那么这种科学在行进时,很可能会损害自然、社会及人类,有害的就不会被认可,所以它走不快也走不远,甚至会倒下来,就像跛子一样;同样,当宗教不能与时俱进,经不起科学的验证时,它的教义也很难被普遍信赖,就像盲人一样,在方向上总是不太确定,这样一来,让跟随者也常常有“盲修瞎炼”的疑惑。

当然,爱因斯坦所谓的宗教——尤其是能引导科学的宗教,不一定仅指佛教,但从他的很多语言 可以看出,他对佛教非常推崇。对于这样一位科学先驱的认识,我认为,作为科技大学的知识分子,有必要重视;而这种重视,或许有助于解决如今社会的失衡。

失衡在哪里呢?人们追求物质的节奏太快了,也太过了!这一点,诸位应该非常清楚。

如果普遍来看,可以看看人们的脚步。据英国的一个报告说:现在人的步速,比10年前加快了10%。现在比以前快10%,那10年以后呢?肯定更快。人们为了赚更多的钱,为了做更多的事,就只有加快脚步了。人们常说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,但这种认识,和哲学家所谓的“时间就是生命”,其实是有不同意味的。

今天这堂课要两个小时,对某些人来讲,或许真是用他追求物质的生命换来的,换来寻求精神的慰藉。但值不值得呢?应该是值得的。大家知道,随着科技的发展,跟50前年比起来,现在人在物质上有了飞速的发展,可以说有天壤之别,但与此同时,人们的道德是否也快速提升了呢?人们的心灵是否依然安宁、快乐呢?绝对不是!这一点,所有智者是公认的。那这是什么?这就是失衡!

当人们只看重物质,而缺乏宗教善的规劝,任由良心泯灭的时候,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就频频发生了,比如“毒奶粉”事件,比如“苏丹红”事件,比如“孔雀石绿”事件……这就是科技被野心大而又毫无人性的人掌握的结果。

这种“科技工作者”,因为掌握了些科技,要发明、制作点什么,很快而且很容易。但是,由于缺乏良知,也不像古人那样畏惧因果,所以,当他只考虑自己而不关心别人的时候,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在这个时候,说是人,实际跟动物没什么差别。

而作为普通人,虽然衣服穿得五颜六色,生活的各个方面也越来越奢侈,可是内心却越来越空虚,就算是父母与子女之间,也没什么感情了。因为要生活,为人父母的每天忙着工作,心里想的也是事业、金钱、地位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;而为人子女的,能学到什么呢?也是这些。所以,从家庭到社会,当物欲膨胀以后,那种善的理念——回馈社会、维护世界、利益一切生命等等,也就日趋减少了。

一旦一个社会或国家的物质水平越来越高,而道德水准或人文素养越来越低的时候,就叫失衡——精神与物质失去了平衡。那这种失衡,是进步还是倒退?很值得专家们研究。

二、佛法教育是当今所需

而作为一个佛教徒,我希望人人知道的是:在当今世界,要调整这种失衡状态,人们需要佛法的教育。

刚才有同学问我:“你穿的这个衣服叫什么?”我说:“按佛的戒律,统称为袈裟。”我一个穿袈裟的人,不管是在知识界中,还是在偏远地方的老百姓中,到哪儿都会讲佛教的基本理念。为什么去讲呢?一方面,因为我自己在学习佛法之后,的确得到了许多真实利益,说出来别人也不一定了解,所谓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;同时,我也深刻认识到:从佛陀乃至印、藏、汉高僧大德们传下来的一切教言,全都是无价如意宝,而世间的金钱、地位、幸福,绝对无法同日而语。当然,这是我个人的看法。

而另一方面我也认为,这是现代人的需要。我与大家分享佛法,并不希求什么,也不是口头上说好,心里却揣着种种目的,不是这样。当然,作为一个凡夫,如果说毫无自利心,这个我做不到,但我大多数的心思,的确是想真诚地交流佛法:佛法这么殊胜,人们又这么需要,那我再累再辛苦,也还是愿意去传播。哪怕让一个人领会了慈悲与智慧的理念,体验了宽容与放松的心境,我都非常欣慰。如果让我给钱,给他多少,很快就花完了,但如果是给思想,即使是一点点正确的思想,它的价值也远远超过了前者。

所以,无论是藏地、汉地,一些高校让我去,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去,哪怕十几个人听也愿意讲;偏僻地方的老乡让我去,也是一样。我去讲法,总是怀着一颗好心,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他们需要佛法。

尤其是今天的社会,当人心都转向外面,德行日趋向下的时候,科技的发达与道德的衰落之间,出现了巨大的差距。这时候,综合素养相对较高的一些老师或同学,便警惕到了这个问题,甚至开始寻求解决之道。

其实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在发展科技的同时,只要我们渐渐重视这个问题,思维方向有所改变,通过集体或多数人的力量,完全能够缩短这种差距。尤其是高等学校的知识分子,你们现在或将来走向社会时,心里一定要先有个意识,知道宗教的重要性。否则,一讲佛教就会当作迷信,认为这是念佛的老爷爷、老太太的事,“我们是21世纪的年轻人,我们向往的是美满、快乐的生活……”,然而,当你真正面对烦恼、痛苦甚至死亡时,就不得不从虚妄的高山回到真实的平地上,而当你双脚落地举目四望时,却不一定找得到这样的珍贵理念。

所以,不论你进入什么样的研究领域,千万不要忽略佛教的神秘力量。它对社会人心的作用无可替代,包括在座的同学,其实你们心里的困惑和痛苦,都能依靠佛法来解决。

《爱因斯坦谈人生》里有一段重要内容,或许会有启迪作用。1950年12月初,爱因斯坦收到一位19岁大学生的来信,信中说:“先生,我的问题是‘人活在世界上到底为什么?’”之后他说出自己的种种疑惑,诸如“我不知道是谁把我降生于世,也不知道世界是什么”、“我对万物一无所知”、“不知道为什么把我放在这里而不是那里”……和现在的大学生一样,他有许多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收到来信后,没过几天,爱因斯坦便毫不敷衍地亲自回了一封信。他首先肯定了那位大学生的思考,但他认为,那个提问“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”。爱因斯坦说,一个人活着,如果问自己“怎样度过一生”,应该是合情合理且非常重要的问题,而在他看来,答案就是: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尽量满足所有人的欲望和需要,建立人与人之间和谐美好的关系。这就需要大量的自觉思考和自我教育。不容否认,在这个非常重要的领域里,开明的古代希腊人和古代东方贤哲们所取得的成就,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学校和大学。”

这些内容我记得很清楚。从最后这一句话——“不容否认……”,可以看出,爱因斯坦在“自觉思考和自我教育”的道德层面,明显倾向于古代哲人们的思想。

现在很多年轻人想改变世界,就像乔布斯一样,以一种事业利益整个世界,可是,如果不是有一些前世因缘的话,再怎么想,也不一定能实现。即使你一本一本地看那些成功人士的传记,一次一次地去那样实践,但从我一个佛教徒的角度来看,也许你有智慧、有毅力,但没有前世的福报,纵使你发明了什么,最终也不一定得到社会的认可。

因此,人活在世间,就像爱因斯坦所说,应当尽量满足他人的愿望,建立一个和谐的人际关系。而在最根本的问题上,比如今生来世的问题等等,眼下的一般思想是解决不了的,应当向古希腊的哲人们——公元前400年前的苏格拉底、柏拉图的哲学理论中寻找,这些即使在今天、在中国,也被认为是西方思想的精华。

不过,虽然那些理论中也提及灵魂,而且说人死以后,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,但在更神秘的层面,并不像佛教那样深入细致地去开显。所以我认为,爱因斯坦所说的“古代东方贤哲”,尤其应该指释迦牟尼佛,佛陀出世距今2555年,而佛教的教义及文化可谓包罗万象,很值得今天的人学习。

我学佛的时间比较长,看的书也比较多,显宗的、密宗的,藏文的、汉文的,藏传的、汉传的、南传的……越看越觉得佛教的智慧最为卓越。在座的都是知识分子,知识分子也应该追求佛教的智慧。汤恩比博士说过:“要拯救21世纪的人类,就应该寻求大乘佛教及孔孟思想。”而我更认为,科技越发达,越不能忘记佛教;社会越失衡,越需要佛法的教育。如果因为不懂、因为神秘,就打个问号放着,甚至当作迷信排斥,这是非常不科学的!




——未完待续


相关报道